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 > 历史记忆
365外围投注平台靠谱吗
公众服务
开放时间: 周二至周日,周一闭馆(国家法定节假日正常开放)
冬季:
上午:09:00—11:30
下午:14:30—17:30
夏季:
上午:09:00—11:30
下午:15:00—18:00
最新公告
巴山游击队五年斗争历程记要
2018-08-20 16:50:01   阅读

      1935年春,在通南巴创建川映革命根摇地的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,要离开根据地,为使根据地群众,在红军离开很据地仍有一块寄托希望的绿洲,因而方面军在南江桃园林海中,组建了一支约千人的巴山游击队。这支队伍未辱使命,与敌进行了长达五年之久的斗争。

      在游击队成立之后,方面军总政委陈昌浩同志,还亲临游击队所驻地的川映交界的桃园台上,向全体游击官兵发表讲话:“我们共产党人是柳树性格,插一枝,活一枝,插在哪里,就活在哪里,现在把你们这株游击之柳插在林舞;你们就要活在林海,战斗在林海”。

     桃园林梅阔约150平方公里、地广人稀.在游击队驻屯之时,它的山民村老尚不足两百人.他们的祖祖辈辈都只知道林海的浪峰之向,挤出一点黄色的土地,播种自己有限的希望.收成极微,生活极苦。

—老林庄稼没搞头,夜守野猪日守猴,要得夫妻同床睡,除非包谷收上楼!

—爹也穷,妈也穷,爹盖蓑衣,妈盖斗篷,娃儿没盖的,抱根吹火筒.

      游击队当时的领导人刘子才同志见到林海的这般凄苦现状时,他不堪其忧。刘子才是方面军的一位师长,长期的正规军旅生活,使他自我设限,认始相当封闭.他说:“这桃园的百姓总数还没有我们游奇队的人多,谁给我们吃?谁给我们穿?没有吃,没有穿,我们这株‘游击之柳”,岂不是插在一张光石板上的吗?”刘子才十分忧心这支游击队伍会在林海之中“坐以待毙”。他跋前顾后,情绪十分不安。

      光阴荏苒,转瞬到秋天.林海的树叶渐渐红了,刘子才优郁的心情更加按捺不住了,这时,二他向队员们讲道:“大家知道吗,树叶红过了,霜雪跟着就要来了,我们老呆在这里等着冻死玛?”他告诉大家:“我找了一个好地方——陕西的芦坝。我们开到芦坝去,在芦坝建立苏维埃……”

芦坝倒是一块人稠土沃,出产富饶的地面.可是它的政治环境,却不如这川陕国民党都还未曾问津的桃园林海那样宽松。因为当时的芦坝正是陕南当局统治极严的区域,在这样的地方,国民党能让自己的势力,失去其故有的辉煌吗?

      果然如此,当游击队在芦坝刚刚驻满一月之时,国民党便派出重兵围剿游击队来了,大敌当前,游击队固是将士用命,戳力奋战,但终因敌方兵力过强,突围战斗难以取胜。三战三败,几乎全军覆灭。不幸之幸,是尚有刘子才、赵明恩等60多名游击官兵冲出敌阵,并重新回到了桃园。

      桃园群众见游击队再次归来后,大家都一往深情地热烈欢迎他们重返故地。各家各户纷纷献出包谷、洋芋给游击队暂且充饥。原村苏主席欧元富还杀了几只肥母鸡盛情犒劳游击队。在这关键时候,桃园群众所奉献出来的爱魂,曾给困难中的游击队,带来了多少生机,多少希望。

      这60多人在回桃园的第二天,便齐集在一个山洞内举行会议。大家在会议上作出了三项重大决定,撤消刘子才的领导职务,公推赵明恩为领导人,选择易守难攻蟠龙湾安营扎寨,非必要不再离林海,组织以欧元富为首的群众武装,配合游击队进行地方自卫。

      赵明恩,四川达县人。读中学时参加地下党。先在王维舟所领导的“川东游击军”中工作,红四方面军进军四川后,又被分入红军部队。在方面军组建巴山游击队时,再次分到游击队中负责宣传工作。

赵明恩受命于游击队的危难之间,为着培养这株‘游击之柳”,他审时度势,大胆典策,艰苦耕耘,像一头不知疲倦的骆驼,把游击队一步一步带到了充满希望的原野。

打陕安川渡过难关

赵明恩在受命之后的当务之急,是努力解决自身的吃穿问题。在此非常时刻,他决定了口“打陕安川”的非常措施。

   “打陕”即向陕南富豪夺取白己所需的生活资料,维持自己的生活。

   “安川”则是对南江地方实行“秋毫无犯’的和平政策,增大自身的宋全度。

      游击队出发陕南“打陕”,每次都所获甚多,堪敷自己吃穿之用。而且在每次“打陕”的同时,都有欧元富为首的一批群众,扛着火枪、刀矛,背起“二架子”,跟着“打陕”队伍前往“凑阵”。在归来的时候,协同队伍搬运所得财物返回桃园,游击队规定,“打陕”所得的枪支弹药全部归游击队所有。对于所得的粮食,游击队留足一半,其余者与别的财物一齐上“堆子”,再由赵明恩分给参加的群众。

可是,“打陕”还远不能解决军事和生活中某些特殊需求,因而赵明恩又实施了“抓案子”的新招。

   “案子”是指被绑架的某些陕南的土豪劣绅。游击队把他们作为“人质”

向他们“征发”枪支弹药以及有关的生活用品。如布料、医药、食盐、电池、毛巾和肉类等等。对如数如期交付“征发”的可释放回家,若有意抗命,则杀在林海。

曾有这样一位“人质”,他儿子在外做官,而傲不从命。游击队在一气之下,把他右手上那根,有着奇特长相的小指一刀剁了下来,再书信一封,连同这只小指头,一并给他儿子寄了出去。他儿子在见到这一切后,立马把对他父亲的全都“征发”恭送林海,并请录对父宽容处理,游击队见其子表现尚好,遂恩准归家。

     由于游击队有这种种的强硬措施,使得多数“人质”不得不做出大量的奉献。

游击队为了结交一批必要的社会明友,他们又居然采用“抓案子”的办法以成其事。陕南有位张绍样,因他有多位亲属身居陕南军政要职。游击队便看中了张的这一“良好”的政治背景,很希望张成为自己的一位忠诚朋友,于是游击队把张的母亲抓进了林海。用张母作为“人质”,逼张亲赴林海进行政治谈判。张母来在林海,赵明恩相陪左右,奉茶进酒尊如上宾。张绍祥应约而至,见母安康如前,倍为感动。加之赵明恩对张又反复晓以大义,张终于掀一片拳拳之忱,与赵明恩握手订同盟,赵、张二人结为了生死与共的朋友。从此,张绍祥对游击事业鼎力相助,直至牺牲自已而后己。

      由于游击队对陕南地方一直频加多种打击,而在对待南江方面,游击队又是始终未加侵害.故此,陕南当局诬赖南江”养虎伤民”,进而要挟南江要与他们合力剿灭游击队。可是南江官方,却要执行人不犯我,我不犯人的“保境安民’方针,给游击队好的空间。

但游击队并非一干“绿林草莽”,若始终“打陕‘不止,游击队势必走向反面。加之林海中已有了土匪扯起游击队的旗号,肆意洗劫川陕的过往客商,致使林海中这条川陕古道人莫敢往;川陕交通受阻,游击队也蒙”土匪’之嫌,贻害殊深。赵明恩遂于37年秋,终止‘打陕”行动,实行“剪匪保商”的正大措施。

剪匪保商壮大队伍

    “剪匪”是游击队派出小分队,在南仁的龙神店,至南郑的牛脑壳之间的百里林海地段上,进行昼夜巡逻,发现匪情立即剪灭。这支巡逻队伍还经常深入“么店子”,向商旅讲解游击队的性质,和说明“打陕”,“抓案子”的事实真象。并对在途行旅所发生的临时困难,也给以救助,使其完成旅行。

  “保商”,是因隐伏林中的土匪,不是一举就可彻底肃清的。为确保行旅工商安全,游击队实行“有偿服务”。只要商旅缴纳一定的费用后,游击队便派武装护送至林海以外的安全区。这‘有偿服务’的措施,颇受川陕社会欢迎.要求护送者,天天络绎不断。

      游击队这项‘剪匪保商”行动,通了川陕大道,活了川陕工商,结识了川陕人士,更新了游击队声誉,搞活了游击队经济,收到了一举数得之功。

赵明恩为了进一步接近川侠社会,扩大影响,充实队便在37年冬天,又在林海中的甘家垭兴办了一处贸易市场。赵明恩曾就兴办市场的重要意义,向队员们讲过一番话。他说:“我们现在只有这么丁点儿人,干不成大事。干大事,离不开人多,枪多,离不开川陕民众对我们的大力支持。而我们现在却是被无边的林子捂住的,外面没有多少人认识我们。近来大路虽然通了,里里外外在通往来了,但还不够得很。所以我们很有必要再开一个市场,用做买卖的办法,把外边的民众请进林子来,让更多的民众了解我们,跟我们交朋友。这样,我们的队伍就容易扩充壮大了。人来得越多越好,他们卖啥我们买啥,就是一把黄菜叶,我们也要把它买了。买东西,还要出高价,要将他们来往甘家垭的路费算到价钱里去。不要怕多出钱,钱能通神嘛!”

      林海自古无市。市场一开名声远扬。川地的通、南、巴等县,陕地的宁强、南郑等地,皆有农民和行商走贩前来贸易。市场以席为棚,日中为市。粮食、布匹,日用百货应有尽有。市场上蒸“帽儿头”的、炸“糖麻圆”的、炕“芝麻饼”和卖“汤锅”的等等食肆也一应齐备。还有几名南城的妇女长住市场。专做可踏刺丛的布袜子卖给游击战士。甘家垭市场的兴隆景象,展尽了古老林海的一代风流。

      市场既是游击队的生活供应之所,也是交流思想感情之地。游击队常派队员到市场去唱“红军歌”,动员青少年参加游击队。赵明恩更常到市场与群众谈心聊天,说说笑笑打得火热,人称赵明恩为“赵营长”。市场把游击队和群众揉在一起了。

几多耕耘,几多收获。游击队的诸般人杰气概,深深吸引着川陕群众。人们奔走相告:“游击队是红军的队伍,我们去投游击队!”从“剪匪”“兴市”之日起,到38年底止,川陕两侧相率来归游击队的青少年,己达八百多人了。“民如子来!”“游击之柳”蔚然成林。

一手训练一手统战,赵明恩在从伍续有扩大的同时,就立即着手进行政治与军事的教育和训练。

       游击阵在铁炉坝辟了演兵场和篮球场。管青山、窦祖武等老红干教军事。赵明恩讲政治课,还教唱歌,识字、打球。三操两讲天天不辍,训练有素。

在游击队的训练科目中,还设有一项独步千古的训练课程—耐寒。林海山高路险,气候特寒,恶劣的自然环境当作战胜敌人的重要武器。他们要求自己有了战斗时,敢于在林海中“飞岩越涧”追击敌人;在封锁林海时,敢于主动进行“夜战”。

然“飞岩越涧”则必“轻装”,而“轻装”和“夜战”却又必须统一于具有一定的“耐寒”精神。所以,游击队自驻入林海之日起,就开始聊“冬不穿棉衣,夜不盖棉被”的耐寒训练。游击队凭耐寒本领,曾十分有效地击过敌人。

      游击队军训过硬,而政治工作更落实处。“穿平等,吃平等,命令面前不平等”的口号,这是赵明恩的治军纲领。37年前,游击队的物资供应极端困难。战士们普遍剪了碎脚补裤裆。而赵明恩未例外:他身高腿长,被剪过的裤脚短到大腿,一双长脚杆象两根青杠棒,十分好笑,因而大伙给他取了一个“高脚鸡”的难号。赵明恩还仗他高脚鸡的优势:常同队员们玩“抱架子”呢。

      赵明恩待人平等,然执行纪律却很严明,他有一名中层干部,而且还是他的一名累立战功的爱将,只因这名干部在一次外当执行任务时,与一民妇发生了一次两性关系,赵明恩更认为这种错误是“纪律难容”的严重事件,他当众挥泪处决了这位爱将,但在入葬时,赵明恩把一只金戒指亲自放进死者口中,以示对他这员爱将的缅怀。

赵明恩在游击队中所持的平等、和谐而有法度的作风,正是游击队能团结一致,艰苦奋战再年的关键所在。

      赵明恩身居林海,却胸怀川陕两侧的广大社会。他充分利用“保商”、“兴市”以及其它方式所产生出来的政治影响和经济实力,努力在南江、南郑诸地开展统战工作。陕南的张绍祥,南江的张晓康,店家刘佐成,以及林海之邻的上两乡联保主任文君蔚,地主少爷吴良伦等都最游击队统战方面的代表人物。南北二张具有疏通军界的能力,可承办筹备武器的工作。文君蔚执掌一方乡政,采办粮食极为方便。吴良伦、刘佐成社交广泛,具备举办“地下交通站”的条件。

备战自固迎接战斗

      在“打陕”期间,陕南富豪就时雇地方民团窜入林海报复游击队。因地方民团都是“打卖火线”的乌合之众。他们要得紧的是领那笔为数可观的“火线款”,头儿们并无真真的“报复”之意。每次交火,只要游击队甩去一支两支破枪,送他们作为战利品”,他们就十分满意了。所以,民团武装对游击队并不构成真正威胁。游击队也无须特别费力防范他们。然而。游击队与国民党的政治对抗,必然要发展到严重的军事冲突;而这种冲突,却又不再是用两支破枪就可以调和得了的。因而及早备战,才是游击队生存的关键所在。

游击队在38年和39年的两年中,都致力于动员张绍祥、张晓康、文君蔚等社会朋友大量备办武器、粮食和其它物资;组织昊良伦、刘佐成把所筹就的一切物资源源运往林海。并把这些物资,分别坚壁在林海的各个角落之中,以备战时使用。

      林海的地势辽阔,地形复杂。游击队并组织队员全面熟悉林海的条条山路,座座林盘。做到人人心中都有一张林海的“活地图”以利战斗时,心明眼亮,来去自如。

游击队这种种谋于经纬,精于细微的备战措施,大大增强了他们在后来“反围剿”时的战斗延续力。

殊死斗争誓不输诚

      39年深秋时节,国民党对游击队的围剿战斗终于爆发了。国民党派旅长李子猷(you)率四千重兵包围了林海。

战端一开,游击队立即拔营迎战。赵明恩把八百壮士划成若干小组,各小组分别活动在林海的处处险关要隘之地,隐蔽待敌。他们利用雨天进攻,夜晚出击,冰封雪锁时进行鏖战的种种战术打击敌人。

      敌军初入林海,不知山情水性,不谙东西南北,步步换打,处处失利,狼狈不堪。尤其在冬天,敌军死伤更加惨重。游击队凭练就的一身“耐寒铁骨”,顶风冒雪天天出击。甚至在夜间,专找敌人的火光射击。致使敌军下令“灯火管制”,不准士兵生火取暖,敌军岗哨士兵也顶被盖防寒,一冬下来,敌军中仅冻死冻伤者就接近千人。在战后流落到上两农村的敌军士兵刘清云,他的鼻子就是被林海风雪“冷处理”过的,鼻涕一直长流不止。“流清鼻子”便成了他的浑名,刘清云因这不光彩的浑名而抱恨终夭。

      游击队一面激战林海之内,一面又派出兵力在寨坡、上两一线上袭击敌军的运粮队伍。致使敌人几千士兵得不到正常的粮食供应。在严重缺供时刻,连李子猷也免不了依靠“洋芋果”充饥,至于广大土兵,自然是饥饿难当了。“兵无粮自散”!李子猷焦急万状。

而游击队几百人的供应,则有游击队的秘密人员在外组织文君蔚、吴良伦等,发动群众从林中的秘密小道运往林海。因而游击队从无断炊之虞。李子猷曾多次企图破坏这条运粮小道,但都未成功,峡林海茫茫,小道秘密,哪能一下找到它呢。

      李子猷在40年夏天,改变了他的战略。他在林海内实行“放水养鱼”和“空山清野”,强行把同游击队有密切关系的群众迁离林海,使游击队如鱼缺水,而孤立无援。同时又把正在生长的包谷苗、洋芋苗一津铲光,断绝游击队可能的粮食来源,在林海外,李子猷再用相当兵力在寨坡、上两、关坝一带地方,施展“清乡查奸”伎俩和保护他的运粮队伍。在清查过程中,李子猷逮捕了吴良伦和一名游击队的联络员;从而破坏了游击队布这一带的联络点,堵塞了运粮小道,游击队外部粮食支援被迫停止。

李子猷这诸般罪恶措施,似乎都蔚然有成。这时,他已经认为游击队势在必败了,进而下令在焦家河大建“俘虏营”等待关押战俘。游击队的形势虽说严竣,但并不会就立即“势在必败”、他们启用了早先储备的坚壁物资,仍是人有粮,枪有弹,猛勇如前。

      夏天转眼过去了,阵阵秋风包经刮到了李子猷的脸上:他意识到可怕的第二个冬天很快又会到来。他下决心要在这第二个冬天之前,结束这场围剿游击队战斗,为此,他又出了新的招数,他告谕士兵:“兄弟们,鼓起勇气吧,捉住一个游击队赏洋两百,抓住赵明恩加翻”因吴良伦与赵明思是挚友,李子猷又以吴良伦为诱饵,放吴去钓赵明恩。他用九名士兵押上吴良伦,奔跑在茫茫林海中四处寻找赵明恩,边走边强迫吴良伦高喊:“赵营长,你在哪里,吴良伦会你来了”如是这般地找了几天几夜,把赵明恩没有我着,倒把他自己的人拖死了好几个。稍后吴良伦也修死林中。至此,李子猷的“钓鱼诡计”也只好就此收场了。李子猷懊恼无比,于是,他亲自深入到丛林深处,督促士兵捉拿赵明恩,他见人就讲:赵明思个子高,牙齿暴,脸盆方……大有“画影捉拿”之势。

      正在千军万马穷追赵明恩的时候,赵的副手管青山叛变投敌。李子猷视管青山为“天外来客”,喜出望外。一阵寒喧之后:便用一乘滑竿抬着管青山;再派一溜人吹号打鼓.一行几十个匪兵,一齐在林海中四处乱窜,管青山坐在滑竿上则怪声乱叫:“游击兄弟们,你们都来投李旅长吧,李旅长待人好得很,看我就坐的是一乘滑竿……”管青山喊叫了几天下来,不但没有人来投降,而隐在林中的游击队,还几次朝他开枪射击呢。

      管青山的喊话未获成功。李子猷要除掉这个废物了。管为了保命,他把负责坚壁工作的李子清出卖了.李落入敌手,立被杀害。管还把张绍祥、张晓康、文君蔚也一并出卖。

因李子清的被捕,使多数坚壁物资,再无人知道它的所在地了,从而无法再行利用。张等的被出卖,又使一切外援彻底断绝.游击队陷入了空前绝境。

但是游击队虽身在“绝境”,然心不绝望。他们依靠猎物、野菜、和从敌人手中夺来的食物,继续与敌人进行殊死抗争.但是,战斗的摧残,生活的煎熬加之冬天的来临,致使游击队急剧减员,为保存最后的实力,赵明恩决定冲出林海,走到另外的天地中去继续游击生涯,他们全部冲出去了。41年的元月上旬,游击队到达了靠近通江的铁船山。

最后晚餐立志成仁

      这天。是41年的除夕之夜,游击队准备在这一夜之后,再向别的地方开去,可是,敌人尾追而至,包围了铁船山。回望云天,游击队的岁月,仿佛与峰峦中的冰雪凝在一起,他们再没有前进的路了!此时此刻,赵明恩他下令队伍排队清点人数。报数结果,八百游击壮士,只剩36名了。这时,赵明恩叫人拿来全队可供充饥的唯一的一块豆腐干。他操起刺刀把它薄薄地切成36片,再亲自送在36人的手中;语音坚定而痛楚地说道:“不成功,则成仁。跳岩突围!”话音一落,赵明恩与众队员,一齐跳下了铁船山的峻峭岩崖—

赵明恩、刘子才和众队员跳下岩后立即受到敌人的追击,他们各散一方了。赵明恩与卫士杨之芳一同行至南江杨坝的猪槽沟,杨之芳在这里萌发了叛变之意,他暗害了赵明恩。敌人曾将赵明恩首级悬在南江县城南门口的苦楝(lian)树上示众三日,以满足他们讨赤的欢心。

      在赵明恩遇难之后,接着是刘子才、张绍祥、张晓康、文君蔚,也在南江县城一一就义.

解放后,曾统兵围剿游击队的李子猷,他在向人民交待这一罪行时,写道:“赵之不低头输诚者,盖他主义之精深,立场观点之正确,……游击队冬不穿棉衣,夜不盖棉被,实乃一支铁军也……”


主办:外围体育投注365_365外围投注平台靠谱吗_365外围网址是多少 版权所有 地址:四川省巴中市南江县光雾山镇铁炉坝村
蜀ICP备18027513号